爱上威士忌

四年前朋友选择做威士忌,别人都说他傻逼(那时候是干邑的天下,当然现在也是),但是如今,单一麦芽威士忌的增长,是每年百分之40以上的增长。

一个人喝酒的种类,大概可以推断出一个人的品性。对于热衷威士忌的人,是追求永无止境和崇尚极致的。威士忌有千姿百态,万种风情,清新,绵密。纯饮和加水,都有不同的味道。当然我爱上威士忌完全就是因为他的熏陶和毒害。

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喝酒的人,一般都是朋友家人聚餐的时候会在餐桌上喝喝啤酒或者红酒。红酒的文化传来中国比较早,无论大小场合都会看到红酒的出现,甚至以前还有一个笑话就是中国人喝红酒喜欢兑雪碧什么的。从白兰地到雅文邑,从葡萄酒到香槟,威士忌以它浓厚又自由的独特气质,牢牢擒获和诱引着无数追随体验者,深陷其中,拥者甚重。随着国内经济水平和文化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,(此处背景音乐:锦绣江山美如画,祖国建设跨骏马~~~)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以前高高在上的“洋酒”。特别是变化多端价格亲民的威士忌,更是从昔日的酒吧酒慢慢进入了日常饮用的范畴。威士忌不需要豪饮,只需慢慢品味,每个人都能从中间读出不一样的感觉。或者柔滑,或者辛辣,或者烟熏味,又或伴有淡淡海风的独特味道,一股独特暖流随着血液流遍全身,蒸腾出身体里的疲惫。

专门喝威士忌的酒吧在深圳还真的没听说过,直到朋友开了一家威士忌酒吧后,我才开始慢慢去研究威士忌文化,直到现在爱上威士忌。我也算作是半个文艺青年吧。首先,能够得上文艺二字的威士忌,必须是单一麦芽 。所谓单一麦芽威士忌是指在同一家酒厂所酿造,并且在该厂自有的仓库设施里陈年超过3年以上的威士忌。 许多人比较熟悉的单一麦芽威士忌有麦卡伦、格兰菲迪、格兰威特、格兰杰。但是,如果论最文艺,我心中的 那个名字是——苏格兰百富。

WhiskeyLife藏于融合的深圳,在这个结合了展览馆和会员限定酒吧的威士忌空间,你可以尽情的去亲觅威士忌的秘密。W可以释义为whisky,亦可以是woman和wandering,故它有着关于威士忌、关于女人和梦游的一切 。它始终最保持着小酒馆浓郁又隐秘的味道,品酒为主,调酒师和客人各自扮演自己的角色,并保持着一种亲密的联系。考究的皮质沙发,暖色的诱人光晕让这里美妙至极,古朴的酒瓶也变得生动起来,更像是一个以单一麦芽威士忌为主体的私人Lounge,放眼望去都是麦芽香。
如果你不是资深的威士忌迷也不要紧,因为在WhiskeyLife,你可以拥有一场威士忌品鉴会,亦可以来一次速 成学习之旅。其实喝酒是讲节奏地,要是前戏不够猴急冒进只会使开头浓烈的化不开,结尾惨淡的剪不断。世 间很多事也大抵如此吧。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…我只要默默伸出酒杯,你只要接过去安静地送进喉咙里 去,只要这样应该就成了。非常简单,非常亲密,非常正确。但是很遗憾,我们的语言终究还是语言…我们只能把一切事物,转换成某种清醒的东西来述说,只能活在那限定性中。

多数人以为年头越多越好喝,但并非那样。既有岁月使之得到的,又有岁月使之失却的。蒸发有其增加的东西 ,也有减少的东西。终究不过是个性差异而已。去WhiskeyLife微醉一番,才是真正的不枉此生。

发表评论